写作秦网新闻
《一个诗人的作文魔法》/王克铭
发布时间 2012-03-13

一个诗人的作文魔法


        ●王克铭/文



  一九九六年,秋。我呆在一个乡镇分管党群和宣传工作,有晚报记者来到乡政府采访。乡里一位同事,领着一位二十多岁的书生向我介绍:“这是晚报的秦记者——秦宗梁。你们是老乡呢!你认得么?”我说:“幸会幸会!早听过你的名字,读过你的作品,我原先还在你们村上蹲过点呢!。”于是紧紧握手。我没想到,他握笔的手居然这样有力!
  那天除了采访,他还带了订报的任务。
  岁月无声无息地溜,秦宗梁的最初模样,在我的脑海中,渐渐模糊了。
  由于工作调动,二零零二年冬天,我竟然成了秦宗梁的同事。
  当我正式与秦宗梁打照面时,他停下手中的笔,摘下眼镜,抬起头来,眯起眼睛,翘起嘴角,一脸诚恳的笑容,有点天真无邪的样子。这时的秦宗梁已是一名副总编了。他的茄克衣襟敞开,羊毛衫的拉链拉得高高,手上戴了一双露指手套。这与我初识他的印象相距甚远。
  二零零三年春,秦宗梁升职为总编辑。由于工作关系,他与我的接触逐渐多了起来。二零零三年八月的一天早晨,他和我一同挤车上班。在车上,我读了一首《无题》诗给秦宗梁听:

  晨雾朦胧地/笼罩着大地/我的心也随着这雾/慢慢地飘去/飘到你的身边/飘进你的心里/给你带来温柔/给你带来甜蜜//春风送来了温馨/曙光迎来了黎明/可恼报晓的雄鸡/一声长鸣/划破了黎明的寂静/也划破了我萦萦的梦境//自从盘古开天地/便有绵绵情思/在人间萦回/现代的通讯设备/本应该缩短/你我的距离/然而/现实却仍然在/无情地摧残/这嫩绿的生命//纤弱的小手/无法揽起这沉重的包袱/只有把它背在肩上/却把自己压得/喘着大口大口的/粗气

  秦宗梁听了以后,立即探起身来,好像发现了什么宝贝似的,询问诗的来历。我把这张1988年2月无意留下的旧诗笺递给他。他匆匆扫了一眼,连连说好。过了不久,我在报纸上读到了署名为秦宗梁的“现代诗导读”:《像雾像雨又像风——爱情诗〈无题〉解读》。
  从此以后,我们更多的话题,开始围绕诗歌展开。
  一日早晨,二楼泻下忧郁王子王杰的歌声:《一个人走在冰冷的长街》。其间还夹杂着秦宗梁情不自禁的哼唱声。我心一动,随手拿起笔写下了一段话:

  秦总喜欢听歌,秦总喜欢听高亢激情的歌。
  秦总听歌时,喜欢把音量调到最能表达内心世界的位置。秦总听歌时,能把自己的感情融入到歌曲中,好像自己就是歌曲,好像自己就是歌曲中描述的情景。
  秦总听歌听到人歌一体时,会情不自禁地随着音乐一起唱。秦总唱歌不仅用嘴唱,秦总唱歌还用心唱。秦总唱歌时总是唱一句又停一下,秦总不喜欢一口气唱完一首歌,秦总觉得一口气唱完一首完整的歌太累,而且没有回味歌曲情感的余地,不好玩。

  秦总喜欢听歌,秦总喜欢听高亢激情的歌。

  写完以后,我兴冲冲地拿着稿纸跑上二楼秦宗梁的办公室,秦宗梁接过去一看,兴奋得像个小孩,手舞足蹈,口中连连说好。
  没过几天,秦宗梁把这段文字,重新建行,处理成一首小诗《他》:

  他喜欢听歌
  他喜欢听高亢激情的歌

  他听歌喜欢
  把旋钮调到最能表达内心的位置
  他听歌喜欢
  把自己的身体融入歌曲中
  好像自己就是歌曲
  好像自己就陷在歌曲的情景中

  他听到人歌一体时
  会情不自禁地跟着音乐一起唱
  他唱歌不仅用嘴唱
  还用心唱
  他唱歌时总是唱一句又停一下
  他不喜欢一口气唱完一首歌
  他觉得一口气唱完一首歌太累
  没有余地去回味

  他喜欢听歌
  他喜欢听高亢激情的歌

  有一天,我收到一位在乡村工作的诗友的一首新诗——《海浪与彼岸》:

  经过苦苦的期待/与艰难的跋涉/海浪终于重归/挚爱的彼岸/那暖暖的沙滩/一如记忆中的往昔/令人迷醉 徘徊/叫她如何释怀
  短暂的碰撞交融之后/海岸又无情地将海浪/推向大海/从此/海浪又将回复到/飘泊的状态
  哦,我的爱人!/你可知道/哪怕你轻声的呼唤/我都会奔涌而来/投入你温暖的怀抱/重复着梦语呢喃……


  我为诗歌的意境所震撼,把这首诗抄给秦宗梁。他看了以后,连连称这首诗是一块难得的“狗头金”。不久后,他为这首诗写了一篇诗评:《海浪与沙滩:心海澎湃的爱情绝唱——爱情诗〈海浪与彼岸〉导读》。
  秦宗梁在诗评开篇中这样写道:“这是一首借景物抒情的爱情诗,是本埠(吉州)一位不肯透露芳名的女作者的处女作。我偶然读到,大感讶异——初涉诗海,竟有如此动人情怀和出彩文字。”
  语文老师出身的秦宗梁,由于学生时代就热衷诗歌创作,这使得他的诗评举重若轻,丝丝入扣,溢满殷殷诗情和拳拳师心!
  二零零三年九月,秦宗梁第一本理论专著——《作文创新诗学》,由中国文联出版社出版了。这本书是他利用诗歌理论系统,来分析整合作文教育理论的。这部书,花了他八年时光!。

  中国写作学会顾问、北京师范大学中文系教授、博士生导师刘锡庆先生对《作文创新诗学》非常赞赏。他在序中热情洋溢地称赞:“《作文创新诗学》,这个命题真是太棒了!创新,这是作文的天性!作文怎么能不强调精神创造,不强调个性和创新呢?‘诗学’,也说到了‘点子’上:作文本身就应有真正的诗性思维、诗性笔墨!我祝贺它的问世!希望有更多的中小学生能读到它并喜欢它!!”井冈山学院附中杨小琴老师,“一看书名,内心就不由得一动:作文‘诗学’,多有灵性的一种提法!”她说,《作文创新诗学》 “真情真性,自然晓畅”,篇章组合“巧妙”,案例“剖析透彻”,让人“爱不释手”、“颇受教益”。吉安八中尹南教师说,《作文创新诗学》是一本“非常实用”的作文“易筋经”,并邀请秦宗梁到她任教的两个班上了一次作文讲座。

  秦宗梁告诉我:好的作文理论一定是密切联系实际,像老中医一样,望闻问切,一眼就能看透学生的作文弊病,几味药一下去,病灶就能去除干净!。这种理念,无疑受到了他当医生的父亲的熏陶。为了获得作文教育临床经验,除了应邀到中小学巡回讲座外,他还应家长之邀,开了一个作文特长班。一位十一岁名叫李文韫的小女生,跟他学了两年多时间的作文,二零零六年六月,她竟然获得了全国作文大赛小学组特等奖。这真让我大吃一惊!这些成绩,无疑得益于他多年的读写实践和心无旁顾的潜心钻研!
  作文班一位家长对我说:“不晓得秦老师用了什么‘魔法’,让我女儿对作文如此着迷!。”我想,这些作文特长生,一定会把秦老师藏在文字中的魔法和秘密,接继下去,传递到另一代人手里!


  【2006年12月23日星期六 22:24】

 

[ 点击数:] [打印本网页] [关闭本窗口]
相关内容